只步为尺测经纬 披荆斩棘为民生——陵城区引黄

作者:幸运3D 发布时间:2020-09-03 12:33

  从小麦覆陇黄到玉米齐人高,从早6:00到晚7:00,历时70余天,人均日行2万余步,累计走过1000余公里的测量路线名小伙子圆满完成陵城区引黄灌区农业节水工程320公里河道测量任务,为他们2020年的夏天赋予了别样精彩。

  今年四月底,根据省委、省政府工作部署,陵城区组织实施引黄灌区农业节水工程,争取在2020年底前全面实现农业用水计量收费。为将更多的资金使用在民生工程建设上,区水利局党委想将设计方案里的320公里河道的测量工作由自己承担。但考虑到工程股室的同志们从五一开始就没歇过班,面临的又是一年之中温度最高时期,局党委想先开会动员一下,结果没想到的是,动员会成了请战会,局里年轻同志都踊跃参加,争相报名。受测量仪器数量限制,本次测量共编4个组,每组6人,每天2组同步进行,另外2组则将前期测量数据进行整理画图,每4天轮换一次。

  武洋9月份即将走进婚姻殿堂,他所在的股室是工程股,接到测量任务后没有半点迟疑,主动请战:“来到单位,我一直从事测量工作,这个时候单位需要我,我必须上。”因为正值夏季高温,队员们趁清晨天气凉爽,每天早上6点钟就开始测量,中午休息2-3个小时,一直到晚上七八点才结束。武洋因住在德城区,每天早上4点半就要起床往单位赶,5点半到了单位匆匆吃了早餐就外出测量,吃过晚饭赶到德州的家中已经是夜里10点钟,而婚期在即,新房装修、婚礼筹备这些事他几乎都没有参与,“我媳妇儿平时单位工作也很忙,我却把这些本该由我承担的事情都推给她,我妈都看不下去了,偷偷熊我好几顿,媳妇儿却既无奈又委屈地说感谢我把她从装修‘门外汉’逼成了‘全面手’”,武洋笑着说。

  河道总长320公里,虽然开着车,但大部分河道两岸没有车行路,全程基本都是徒步,而且在实际测量时,测量员脚步走的路程却有3倍都不止。

  “如果光在平坦的路上走还好,但是河道测量可基本没有平路可以走,我们需要每100米测一个断面,也就是说每走100米,就需要停下来在河岸上、堤坡上和河底处分别打点,日常就是扛着测量杆不停地下坡、上坡,每天我的步数在微信运动上都占据了朋友圈的封面”,柳洪泰说道。“有一次在徽王镇天明河段,一段1.6公里的河道,两岸树木太多导致测量仪器信号太弱,地形特别复杂,支流又多,需要绕一大圈才能去河对岸,你们绝对猜不到,那天我竟然走了18公里”,王书鹏回来后手舞足蹈地对大家说。

  本是枯燥劳累的工作,却让他们当段子一样讲出来,淡化了辛酸与苦楚,留下的是甘之如饴。

  “这块儿河水深,注意脚下,你要是掉进水里去,我不会游泳,可救不了你呀”,在坡度很大的河段,王杰华对同组的肖世伦玩笑地提醒着。虽是调侃,但反映出的是测量环境的极度复杂与艰苦,一是河岸坡度大,经常会有测量人员因为河岸落差太大双脚踩空而导致崴脚、摔倒等情况;二是河道杂草丛生,根本看不清道路,“掉坑”现象频发;三是芦苇茂密,测量员在2米来高的新生芦苇中钻来钻去时,脚下还要踩着往年已收割的芦苇茬儿,同时测量信号也受影响,有的时候一个测量点位就得需要等8、9分钟,可以说是“腹背受敌”;四是蚊虫叮咬,在植被丛生的野外,花露水、风油精也无法抵挡蚊虫的攻击,一旦你扒开草丛,一众蚊虫便如“饿狼扑食”,即使身穿长衣长裤,也没有一个测量员能“全身而退”;再就是不明生物众多,一个不小心,就会路遇蛇、青蛙等的突袭,胆子大的感觉找到了“玩伴”,胆子小的或“花容失色”,或“遁走逃亡”。

  当然,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相信熟悉户外作业的水利人的智慧:河道坡度大,他们就用绳子一头绑在身上,另一头绑在树上,把自己做成一个大号“圆规”;芦苇、杂草太多看不清路,他们就用棍子探路,再用脚将芦苇等杂物踩实,“走的多了便成了路”;树木太多信号较弱,他们就自制天线增加信号接收强度,坚信“不会DIY的水利人不是好物理工程师”。

  从麦收高温时节,到跨越整个“三伏”,70余天的测量周期,正值一年之中最炎热的时候,小伙子们穿的多了太热,穿得少了则要面对蚊虫叮咬、草木划伤,中暑、口腔溃疡都成了“家常便饭”,真是一个大写的“难”。

  “刚出来的时候地里的麦子还没收,天气热、雨水多,为了赶工期,只要地面不是太湿就不会停工,那段时间一直‘享受’着头上太阳炙烤,下面水气蒸腾,草丛和麦田里走一圈,出来后裤子和鞋子都是湿的,到了玉米齐人高的时候,连上衣也不能幸免了。组里的同事不管胖瘦,身上汗水、露水交替上阵,衣服几乎全天都是湿的”,测量一组队长李梁说道。

  长时间的户外高温、潮湿闷热、睡眠不足、高强度工作,崔杰身上起了玫瑰糠疹,浑身长满了红斑,瘙痒难耐;王文杰、张超等先后中暑,头晕、呕吐;其余小伙子们裸露在外的胳膊和腿则不同程度被杂草和芦苇划伤,一道道伤口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……

  同样住在德城区的测量二组组长王明龙,从4月底开始就参与到了项目前期筹备中,他的二胎女儿是5月3日出生的,4日他就回到了工作岗位带队去乡镇做调研,6月下旬又开始带队测量,每天“披星戴月”往返于家和测量点之间,“早上我走的时候妻子和两个孩子还没醒,晚上回去的时候两个孩子早已睡着,我在外面跑了一天到家几乎倒头就睡,而才出月子的妻子白天要照看两个孩子,夜里还要起来三四次给小女儿喂奶、换尿布,数度崩溃后又默默给我准备好防暑用品,带着怒气叮嘱我好好吃饭,我的心里真的是有无数的亏欠与愧疚”。

  这次作为组长,他给自己无形中施加了不小的压力,“测量点位精度偏差过大,就会造成施工过程中实际工程量与计划工程量的不一致,要么就会造成清淤不彻底,要么就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。在遇到水面较宽或者较深的河流时,河底点位测量的难度较大,在岸边抛测量绳会因为绳子与河面不垂直导致测量误差过大,碰到这种情况,我们就蹚水进河,最大程度的保证河底点位测量的精准。”

  这个夏天,小伙子们头戴斗笠,肩搭毛巾,手持测量杆,踩坏10多双鞋,喝掉20多盒藿香正气水,用掉30多瓶风油精,汗水流遍了陵城大地。虽说头戴斗笠的不一定是大侠,但他们却是当之无愧的水利英雄。

  如果说,一滴水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芒,一个人可以反映出一个单位的面貌,那么这24名测量员,则展现出陵城区水利局求真务实的优质形象,陵城水利人勇于担当的职业精神,以及水利行业“润物无声”的朴素情怀。


幸运3D
© 2013 北京格林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.版权所有